当前位置: 主页 > 资讯 > 莆田“鬼市”凌晨后:那些每天都在走“钢丝绳内容

莆田“鬼市”凌晨后:那些每天都在走“钢丝绳

2019-09-29 22:42 作者:本站作者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莆田“鬼市”凌晨后:那些每天都在走“钢丝绳

  莆田安福电商城的一家档口里,堆满鞋盒。新京报记者 覃澈 摄

  “这里是这座城市夜里最热闹的地方。绝大多数来这座城市的外地人,目的地都是这里。”5月24日,一位档口老板说。

  这里是莆田安福电商城,圈内称“球鞋鬼市”,这里的时间黑白颠倒。白天大门紧锁,几乎看不到人;晚上则灯火通明。

  每天夜里,球鞋商在这里卖力地招呼着远道而来的客人,客人们挑选着档口的球鞋,盘算着进货量。同样诞生于这个商业环境中的送货小哥、拉客仔、小吃摊主们,正等待着生意的出现。不过,这里的气氛随着当地严打“仿冒鞋”的进行,已经变得紧张起来。他们一边做着生意,一边防着工商来查,所有的交易都不能暴露于阳光下。

  数据显示,2018年全国行政执法部门查处侵权假冒案件21.5万件,其中,查处专利侵权假冒案件7.7万件、商标违法案件3.1万件、侵权盗版案件2500余件,海关查扣进出境侵权货物4.72万批、2480万件。

  店铺老板:天天提心吊胆,像走钢丝绳

  5月24日凌晨12点,莆田安福电商城内灯火通明,一片喧嚣。

  这是37岁的老胡每天最忙碌的时刻。他在安福电商城里租了一个面积不到20平方米的店铺,里面摆满了没有任何标志的热门球鞋。门口的LED灯不断滚动,醒目地显示着各种潮牌球鞋批发零售等字样,吸引着路过的客人。

  老胡在这里已经做了近5年球鞋生意。和其他店铺老板一样,他习惯上午在家睡觉,下午3点后到店,在手机上对接着各地鞋商们发来的订单。晚上再在办公桌前泡上一壶茶,一边联系厂家发货,一边等待新上门的客人。

  当有客人进门,老胡会不动声色地打量对方,再顺手递上两双看似相似,做工却有着些许差别的球鞋。“看他鉴鞋的手法,关注的点就知道是老手还是菜鸟。”老胡抿了口茶,向记者介绍。

  半小时前,他刚送走了一批前来看鞋的人。“对方说自己是球鞋批发商,想要更好版本的货。但一看就是菜鸟,并不懂鞋。”出于“安全考虑”,老胡婉拒了对方合作的要求。

  尽管店里摆满了“公版鞋”,但这只是用来吸引外人的道具。只有在自己看准的客人咨询时,老胡才会让对方加自己的微信,“看图选鞋,打款发货。”

  如今市场监管越发收紧,没人敢在店铺摆出带有LOGO的仿冒鞋,更没人敢贸然让新来的客人看货。

  “前段时间工商才打过一次,现在人人自危。”老胡说,“现在大家都怕被告发。如果被抓就不只是罚款那么简单。”

  同样担忧随时被查的,还有老胡的邻居阿华。

  2017年,大学毕业的阿华以每个月5600元的价格,租下了一个面积不足10平方米的店铺。阿华最初做着自主品牌球鞋生意。尽管安福电商城每天夜里热闹非凡,大多数客人却只是从他门前匆匆经过,很少进门咨询货物。开张第一个月,阿华只做了不到10单生意。

  一打听才发现,前来看鞋的客人目的性很明确,就是冲着高仿鞋来的。自己的球鞋虽然品质不差,但由于没有醒目的LOGO,根本无人问津。

  阿华算了笔账:店铺租金加上水电费每个月需要支出6000元,而如今球鞋价格越发透明化,每双鞋只能赚到30元,他每个月至少要卖出200双鞋才勉强持平。“只做公版鞋的话,销售频率远慢于高仿鞋。”

  左思右想后,阿华也决定开始做起仿鞋生意。“年轻人虚荣心更强些。同样品质的鞋,公版卖200元,带LOGO的卖300元,绝对选后者。”

  阿华同样不敢把仿鞋摆在店里。此前他曾被查过一次,当时他刚将仿鞋打包发走。躲过一劫后,他决定在附近小区租个房间,将鞋全部搬了过去。平时只有客人给钱后,再安排人送货过来。

  几年时间下来,阿华的下家越来越多。

  但阿华心中始终担忧,“仿鞋毕竟是仿鞋,工商一查你就全完了。”一边提防着工商随时来查,一边为了盈利铤而走险,恍惚间,阿华有种走钢丝绳的感觉。

  曾想过转型,但没LOGO卖不动

  事实上,包括张丹(化名)在内的多位莆田鞋坊厂家也考虑过转型。

  几个月前,每天提心吊胆的张丹考虑过做公版鞋,为此他特意去申请了商标,在下线咨询时也卖力推荐过这些自主品牌的鞋子。但他很快发现,尽管这些公版鞋和正品相差无几,但由于缺少知名品牌标志,这些球鞋并不受到年轻人的欢迎。

推荐阅读: